[对于全球的通信服务相关提供商而言,都不愿丢失掉中国这一重要的市场。我们认为,得益于这一全球最广阔的消费者和工业级、企业级客户的市场,华为等中国的本土科技巨头有望凭借过去多年的研发投入壁垒,继续引领 5G 的创新与发展。在 4G 时代实现了从跟随到超越的跨越后,中国有望在 5G 时代继续引领全球,赢得先机。]
 
6 月 6 日,中国工信部正式发放 5G 商用牌照,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和中国广电分别获得一张运营牌照,中国正式步入 5G 时代,成为继韩国、美国、瑞士、英国之后第五个开通 5G 服务的国家。
 
中国的 5G 牌照发放有两点超出市场预期:第一,在时间上,市场普遍预计中国将在年底正式发放 5G 商用牌照,进度上提前了半年左右;第二,在牌照数量上,本次牌照发放除传统的三大运营商外,中国广电也拿到了一张牌照。
 
5G 时代究竟有何不同?同此前的移动通信技术相比,5G 的最核心变化是传输速率将大幅提升。在一些关键技术指标,例如用户体验速率、时延、连接密度等方面,5G 要比 4G 提升 10 倍以上。5G 最重要的三大应用场景包括增强型移动宽带(eMBB)、大规模物联网通信(mMTC)和超可靠低时延通信(uRLLC)。
 
增强型移动宽带是对 4G 移动宽带场景的升级,由于传输速率加快、用户体验更好,能够满足大面积的无缝覆盖,同时,也能够满足更高的流量密度要求。
 
大规模物联网通信是指由于传输速度更快,5G 能够帮助更多传输设备接入网络,主要面向物联网(IOT)场景,预计接入网络的传感器数量级将爆发式增长。
 
超可靠低时延通信是指由于具备低时延等特点,5G 能够为更多垂直行业创造出新的商业模式,例如自动驾驶、工业自动化、远程医疗等。
 
1G 到 5G:从跟随到超越
从移动通信技术 1G 到 4G 的发展历程看,基本上十年是一个系统级的迭代周期。总体上看,中国玩家在 1G 到 4G 整体的步伐都是偏慢的,但已经在逐步迎头赶上。
 
1G 时代:美国引领,国内普及较晚。第一套行动通信系统在美国芝加哥诞生,采用的是模拟信号传输,由于传输带宽的限制,移动通信还不能实现长途漫游,因此各国制定自己的通信标准,没有全球统一标准。国内在 1G 时代几乎处于完全落后的状态,上世纪 80 年代初期移动通信产业还是一片空白,80 年代末期才开始启用蜂窝移动通信系统。
 
2G 时代:欧洲引领,国内在上世纪 90 年代才建成。欧洲在 2G 时代最先启动 GSM 通信标准的研究,大力投资 GSM 通信网络,并且架设起国际漫游标准,进而脱颖而出,欧洲的 GSM 成为全世界范围内最广泛使用的移动通信标准,其他制式还包括 TDMA、CDMA 等。当时中国企业在无线通信领域起步较晚,在国际上并无话语权,中国的移动通信设备及技术被国外所垄断。
 
3G 时代(美欧中齐头并进):多种标准在不同地区跨国界并行是 3G 时代的一大特征。欧洲主导设立的 3GPP 组织,开发出 WCDMA 的 3G 标准,是全球基站覆盖率最高的通信制式。美国则主导成立 3GPP2 组织加以竞争,推出了 CDMA2000。2000 年,由中国大唐电信主导推出的 TD-SCDMA 标准被 ITU(国际电信联盟)确立为 3G 主流制式,2009 年初工信部正式颁发 3G 牌照,我国进入 3G 周期。虽然中国已经能够制定 3G 时代自己的通信标准,但从进度上看,中国在 3G 时代仍然落后于欧美市场。
 
4G 时代(中国实现突破):全球运营商决定采用 LTE 作为第四代通信标准。在 4G 周期中,中国逆转了长年在标准制定领域的弱势,实现了在国际通信界话语权的突破。2013 年 2 月,中国移动 TD-LTE 的试商用在国际 4G 标准制定 5 年后展开,时间上领先于年底的牌照发放。不同于 3G 时代牌照发放与正式商用之间仍然存在着若干月的准备与试验期,通信基础设施建设与运行完备的背景下,发牌后运营商立即开展正式商用。
 
2015 年到 2019 年,国务院、工信部陆续在出台的规划中强调 5G 的发展。目前,中国已经将 5G 商用步伐作为 2019 年重点工作之一。由于中国政策制定者的重视,不仅在建设方面,在 B2B 等应用场景方面,也为 5G 建设大开绿灯。例如 3 月 29 日,工信部部长苗圩表示,5G 技术未来最大应用之一是车联网,已与交通部长达成共识改造公路,这种政策高度的协调一致性是其他政策制定者难以达到的。
 
中国科技企业对于 5G 已经做好准备
我们认为,5G 商用牌照的发放节奏超预期,一方面表明,5G 产业链相关配套快速成熟,已经具备商用的基??;但另一方面更加重要的是,这也表明了中国政府对于发展 5G 产业的决心。
 
美国目前 5G 相关进展偏慢,中国 5G 科技全球领先。虽然 5G 概念已经在美国国内的各大媒体风靡一时,但整体看,美国仍然处于 5G 发展的初级阶段,美国的四大通信运营商中,目前看只有 Sprint 在 5G 方面有所作为。整体看,美国四大通信运营商在 5G 相关的资本开支上态度谨慎。
 
美国发展 5G 网络当前遇到的最大问题在于中频频谱不足,亚洲的监管主体,包括中国、韩国和日本,都已经向运营商分配了中频频谱,这类频谱通常低于 6Ghz,这将成为全球主流的 5G 频谱??悸堑胶撩撞ǖ拇ノ侍?,预计 24~28Ghz 毫米波将主要起到辅助作用。但美国目前正在进行的频谱拍卖主要聚焦在毫米波上,中频频谱拍卖的时间仍不确定。
 
得益于近年来技术水平的快速发展,中国科技企业对于 5G 已经做好了准备,专利分析公司 IPlytics 的最新研究数据显示,截至 2019 年 3 月,全球 5G 专利申请数量排行中,中国以 34%位居榜首,紧接着是韩国,占 25%。
 
以华为为例来考察中国科技巨头的技术储备,华为在研发方面投入超过了 1000 亿元人民币,在《2018 年欧盟工业研发投资排名》中位列全球第五?;矫姹硎?,自 2009 年起着手 5G 研究,已经累计投入 20 亿美元用于 5G 技术与产品研发,是全球唯一能够提供端到端 5G 商用解决方案的通信企业。
 
而在 5 月美国宣布对华为的禁令之前,华为已经在瑞士、南非、沙特、印尼等多个主要国家 5G 应用上取得了重要进展。从华为 2018 年年报披露数据看,华为当前已经有接近一半的收入来自于海外,其中欧洲、中东、非洲占 28.4%,亚太占 11.4%,可以说,华为已经可以将成熟的技术输出到全世界。
 
5G 将引领新的工业革命浪潮
我们认为,在升级、补强 4G 移动互联网络方面,5G 的作用并不算是革命性的。5G 网络的广度和精度也拓展出了其他两大应用场景,大规模物联网通信能够将更多终端接入网络,代表性的应用场景包括:物联网、区块链、智慧农业、智慧城市、能源互联网、智慧家居、远程控制等;超可靠低时延通信能够大大提升通信的精度,代表性的应用场景包括自动驾驶汽车、智能电网、远程医疗、工业自动化等。
 
以智能驾驶为例,基于车联网的智能驾驶是物联网最重要的应用场景之一,对于无缝覆盖的要求极高,此外要求网络延时低、移动性好,而这正是 5G 相比于 4G 的优势。更为重要的是,随着越来越多的汽车接入互联网,自动驾驶汽车的数据将使全球无线通信流量在目前水平的基础上增加 40 倍,如此多的数据高速传输,只有 5G 能做到。
 
综合来看,5G 最重要的应用是工业级和企业级应用,其重要性不亚于一次新的工业革命,任何行业都能够通过 5G 提升效率,一些行业得益于 5G 技术能够衍生出新的应用场景和商业模式,进而可能引入新的竞争者。
 
中国 5G 市场规模将领先世界
虽然韩国等小型经济体可能在 5G 的商业化进程中领先中国,但从市场规模上看,中国仍然将是 5G 最大的市场,中国拥有全球数量最多的通信网络消费者,也拥有最为多元化的产业格局,从而能够为 5G 相关的工业级和企业级应用提供试验田。据全球移动通信协会(GSMA)预测,到 2025 年全球 5G 连接数为 14 亿,其中中国占 4.6 亿,超过北美和欧洲的总和,位列全球第一。
 
对于全球的通信服务相关提供商而言,都不愿丢失掉中国这一重要的市场。我们认为,得益于这一全球最广阔的消费者和工业级、企业级客户的市场,华为等中国的本土科技巨头有望凭借过去多年的研发投入壁垒,继续引领 5G 的创新与发展。在 4G 时代实现了从跟随到超越的跨越后,中国有望在 5G 时代继续引领全球,赢得先机。